七堇年:醉笑。离伤。

人生警句 编辑: http://www.hacktxt.com/

1、七堇年:醉笑。离伤。

七堇年:醉笑。离伤。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在此刻突然有点微妙的心情上,忽然看到她的签名档换成了这样的一句话。心里陡然有了潮汐。

彼时少不经事,泪流满面已经完全过时,于是随着潮流懵懂地想要把隐忍当作招牌标榜起来(亦因此并不真正隐忍),仿佛觉得自己有多壮烈有多深沉。呵呵。

事隔了些年,想起来的,只有明朗的可笑和可爱。毕竟只不过是每个人年轻时候,都多多少少要经历的咋咋呼呼的伤春悲秋。

那时一直都没有听过左小祖咒,后来偶然听到《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虽然并不有多喜欢歌曲本身,可是这个可爱又可哀的名字一下子就击中了我。我常常偷笑着想像,这种句子,被某个民工模样的脏颓男人唱出来,肯定更有味道。

这些日子以来的心情,有深刻印照体会,于是非常矫情地,将这句话写在了抬头便能看到的书架楣楞上。

Hey,我又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这种言不由衷的心情。是得到一块蛋糕,便要暗自快乐得心酸落泪的心情。是剧烈咳嗽到夜不能寐的时候,战战兢兢地期待能来一条短信熬过失眠的心情。是告诫了自己一千遍,不能让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不快乐的心情。是当想起来的时候,无奈得失语的心情。是敏感拘束到,不敢和你勾肩搭背,却又很想和你打成一片的心情。

又能怎样。我又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并不关心人。因为知道人情淡薄,因此已经疲倦得不愿做没有回报的事情。都是成年人了,各自有事情,应当自己好好解决。

然而不自禁地偶尔为之,却稍不注意便相当灼烈盛情……亦因此将自己置于尴尬难堪的境地,十分可怜。但初衷,竟只是想在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里,能尽全力地关怀你。尽全力。

如此,让你在日后看多了人情冷漠的年岁,于这浮华世间的某个角落忽然慨叹起来了的时刻,想起我来便会安心微笑。这便足够。但自己内心知道,这些想法,并不是每个人都懂。

那又怎样。我只会快乐地坐在你身旁。

因为我甚至舍不得让你被我关怀得不安,毕竟那样会给你增添一些不快乐。我又舍不得你不快乐。

这可是madebyme.一张CD和袋子。(里面更漂亮)花去一个礼拜的时间精心手工制作的礼物。

做好了之后,忽然很想送给自己。因为知道世界上其实没有另一个像朕这般赏心悦目的人,做这样赏心悦目的东西,送给朕自己。

这种感觉,就是王菲唱的,一本自嘲的笑忘书。

PS,徒弟,生日快乐。算我没有白费心思给你周折这么一份礼物。走了以后要自己好好的,别辜负你师父一片苦心……还有,谢谢你今天的国宴招待还有私人游艇……

2、七堇年:与君书

七堇年:与君书

曾许愿不要输给时间

也不要输给世情

但沦落至这样一个心酸的如今

你我疲倦如旅人

并肩涉过遥遥风景

终于像临了这一扇空门

往后

已无故事

或者

但我都记得的

仍记得的

我曾是你的月光

在旧的冬夜

那场拥抱如井

于我是水中月

恋其皎净

坠以捞拾虚丽

于你仅仅是井

恋其清凉

驻足汲水解渴

春天渐渐变深的时候,你离我而去了。好像惊雷过后的静寂雨夜,水声喧哗,湿气浑浊,哪里都不可去,只是呆在家里,守着黑暗的窗。就在前些天,我在午后昏睡后醒来,看到蜜糖一样温软的阳光轻轻地铺在墙上,这样的寂寞这样的安静,便感到了“草堂春睡醒,窗外日迟迟”这句诗的落达意味,就在纸上为你写: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多少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我知道我们迟早会输给时间或者世情,但不知道会输得这样的快。

你走之后一切仍旧是这么安静,我靠着药物度过的日夜其实很平淡,或许是因为大痛之后失去知觉,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者说总觉得这场梦并非真实。只在那一个下午,你狠狠地叫我大名,牢牢地说结束了,我们结束了——我才察觉了久已徘徊在临界点的眼泪。

但我很快平静,很快站起来,擦干脸,像励志歌曲里面写到的水手那样咬着牙低着头,上了岸,并且以活着的姿态。

寻找很多事情来做,上街疾走,整理东西大包大包的搬运到邮政局寄回家,弹琴,看书,打球,跑步,或者仅仅是发呆。时间在我的脚边静静流走我却不再顾盼,每一天对自己说很多遍我会好起来我会好起来,说得多了好像就会变成事实。

记忆整饬而林立,似一座森森丛林,很多时候我是迷途在这记忆树林里的一只鹿,辨不清方向,只因为心里信仰还有日光,身后有猎枪的声声追迫,所以拼命往一个茫然的方向奔跑,偶尔会不慎撞上一棵记忆的树,身心都痛不堪言。

但你我都知道,它们曾经是这样温暖而柔软的快乐。

此前我其实是一个不信的人。不信世界,不信人心,不信永远。虽是这样说着,但我似乎有总是隐有对奇迹的期盼。对于这种天真,失落是必然的后果。我以为我隐藏得足够好,可是没有想到连最远的人都知道我那时过得不好。我接受微笑与他们握手,接受他们说的,你要好起来,我们在你身边……我知道我的感动是真实的,但无奈亦是深刻的。快乐或者成功常常是可以共享的,而且常常是通过共享而获得。

但每个人的生活历史中都有最不尽如人意的那一面,且无法被分担。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孤独这种东西存在。

我不能够说我懂得了不爱之慧——我只是感到了疲倦所以想要停止。如顾城所说,人世很长,人生很短,我在中间,应该休息。

无法知道余生还要度过多少不能被分担的漫漫长夜,无法知道我在那些漫漫长夜之后的黎明醒来想起这一段往事来会是怎样的落寞不堪。我常梦见重逢时刻:在嘈杂的街头,偶遇你与你的爱人孩子,点头微笑的瞬间背后是梦断几十年的人事。若真有那一刻,不论彼时你幸或不幸,我都该多心酸。

又或许真有那一刻,我早就无知无觉了。

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不知道是否我们活着并且相爱,就是为了印证幻灭。

我只能说,这一次我拼力而为没有输给时间,但亦输给了世情。所以来吧就让我们最后唱一支歌,唱给我们的昨天。因为我们没有料到我们的今日,亦更不会知道明后,所以留住走过的那些快乐罢。我还记得。

如果你还记得。

如此只能做世情与岁月的浪子——在我坐着流浪的夜班火车穿越茫茫黑暗的时刻,听着悲伤情歌眼泪仍然簌簌扑落,我知道我又想起你。这想念如眼泪一样廉价而徒劳,却是我所能掌握的最后纪念。

黑暗中车窗如镜,陌生而广大的世间燃烧着灯火,此刻又有多少出悲欢情事正在轮回上演,我默默观望别人的戏码,并就此看到自己的脸,瞳仁里还有你的吻。

我知道你不在了。你不在了。我回过头来,恍如游园惊梦,一番阅览,掩卷熄灯,就此遁入静默。

但或许你并不知道,仅以你消逝的一面,足让我享用一生。

——本文选自七堇年作品《尘曲》

3、七堇年:云的南方

七堇年:云的南方

我记得的泸沽湖,是一条织满了阳光的夏日蓝裙。裙袂的花纹上有着月光、虫鸣、桨声、草海,和用十九岁的脚步走过的路。

六月夏天,没有空调的旧式绿皮火车。因为闷热,不敢关上窗户。轮轨之间的轰轰声响源源不绝地传来。苍翠的田野,在夏日的暮色中蒸腾着一股溽热的泥土与庄稼的浓烈香气。焚烧稻杆的烟雾在田野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蓝。灰尘一般的鸟群撒满了天角。

天色很快就黑了。昏默的车厢灯光隐隐亮着,我们面对面坐在车窗前,似一起坐在广袤无边的夜的边缘。我的这边有风,她的那边没有风。我看到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对面,发丝与心情一样安然齐整,而我的头发已经飞散在快速灌进车窗的风中,几乎睁不开眼睛。

在我们少年时代,她的镇静平定也便是如此一直在无声地扶正着我的动荡不安,虽然我明白她也并非对时间无动于衷。一切正如我们当下这一刻充满隐喻的面面相对。

经过西昌停留下来,看了邛海。吃到了彝族非常地道的烤土豆和手抓肉,极辣。次日清晨便从西昌车站搭乘唯一一趟早班车去往泸沽湖。行车漫长,在云山间沿着盘山公路行进,阳光因为浓浓云雾而忽明忽暗。

有一段插曲。那天行车中途遇到前天夜晚泥石流造成的严重塌方和拥堵,车辆无法通过,长长的车龙排成一溜停在路边,百无聊赖。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全车人都只能下去,步行通过被泥石流毁坏的路段,然后对面由另一辆车来续接。

那段路本身不长,只是太泥泞,我一边观察一边小心翼翼迈步,分辨哪里可以落脚、哪里不行……不料判断失误一脚踩进了深及膝盖的稀泥当中,顿时失去平衡,连累另一只脚也踩了进去。等朋友把我拉起来的时候,我的整个小腿和旅行鞋都变成了泥俑状,全敷上了一层厚厚的稀泥,而且好沉,实在是哭笑不得。算来我还是作了一回开路先锋,后来的人看到我那副样子纷纷绕开了那片泥潭。

一双灌满了稀泥的旅行鞋变得沉重无比,我坚持走完,在终点停下来脱掉袜子鞋子,穿上凉鞋。我们坐在路边百无聊赖地等车,望着那双变成了泥制模型的鞋子,忍不住笑起来。

坐上了另一辆车,总算是在黄昏的时候到达泸沽湖。下车便闻到空气中都是雨过天晴的清朗,寥寥几个旅客,一下车便大口呼吸,伸展着肢脚。给预订的客栈打电话,老板思格还是个小伙子,开着一辆车过来接我们。

路上泥泞,车又熄了火,他满头大汗地忙弄着也发动不了,才红着脸低声说……这是第一回开车,刚从朋友那里把车拿来……我与朋友顿时面面相觑。

终于安顿下来,住在他家颇为气派的双层四合院子里,放下行李简单收拾好物品便去洗鞋。晚饭吃得狼吞虎咽,只觉得非常饿。强打精神去看篝火晚会,摩梭族人能歌善舞。

夜里关了灯,房间倏然之间更加阒静。天地间唯有鸡犬相闻、蛙虫欢鸣,窗外大片寂静的草海沉沉入梦。水波荡漾,撩动桨声淡淡低吟。抬头便是月明星稀,光色洒然。

这是来到泸沽湖的第一夜。

翌日清晨,早早醒来,跟着思格去了老人家。泸沽湖的母系氏族社会至今保留,老婆婆是一家上下的长辈。屋内有寒意,采光并不好,六月的艳阳天,老人久坐还需要烤火取暖。

我拍下一张照片:在房间里仰望黑色的瓦片屋顶,缝隙间射入丝丝缕缕的阳光,烟尘穿过那一束光线,飘渺的姿态清晰可见。

在老人家里闲坐到中午,回来吃了饭,下午租下一条船,在草海中荡舟。泸沽湖是活水湖,状如一只一端缀有灵芝祥云的发簪:一边是大湖,另一边是狭长的泻湖,那里便是沼泽地带,湿地中长满了密集的高草,称为“草海”。草海间隐隐见得一些暗红色的窄窄木船飘荡在那里,那是泸沽湖的猪槽船。

那日坐着猪槽船来回穿行在草海中,高高的苇草几乎把我们的身影湮没。为我们划船的少年全身古铜色的皮肤,少言寡语,是我喜欢的性格。我们一下午的曝晒,只觉得阳光把皮肤烤得发烫,开始脱皮。

那日下午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手臂用力划船之后只觉得酸痛。可我们刚站在路边歇息,朋友便忽然提议去草海尽头看看。

租马的人殷勤地给我们牵来了马匹,我们砍价不成,就没有骑马,一直徒步向草海尽头走去。听说草海尽头有座长长的栈桥,横跨整个湿地。

我们并不知道有多远,只是一味地向前走。似乎是应验着“旅行者选定了一条路,从来不问那条路有多远”。渐渐地,越来越疲累,终于走到了那座栈桥。

云朵之间的缝隙洒下清冷凛冽的天光来,有壮阔之感。我们走在长长的栈桥上,看着草海的绿色的尾声,有些疲倦。

真正看到泸沽湖的蓝,还是在来到这里之后的第三日。泸沽湖极其宽广,我们在清晨租船,划离了草海,到了湖岸的第二个渡口。在那里下船来,徒步沿着湖岸的山路前行,去往里格岛。那里是泸沽湖游人的聚居地。

那日从早晨十点,背着登山包负重行走,爬坡翻山一路六个小时,下午四点的时候终于到达里格岛。我们走过了泸沽湖一半的轮廓,大约是三十公里山路。

三十公里山路有多长,我总算有了一个清晰明确的概念。烈日下负重行走,如果一路走得快而脚步有弹性,反而不是太累。而今印象中,精疲力竭、口渴燥热、全身酸痛的感觉早已淡忘,却深深记得走在湖岸的高高山路上,俯瞰一湖蓝色如泪的碧水、冰激凌一样的云朵倒影在水面时的心旷神怡之感。

在里格岛的那个黄昏,我们疲累至极,只在客栈的咖啡厅阅读,我找到一本罕见而陈旧的摩梭族泸沽湖诗人的作品集。那个复杂的异族名字我已忘记,却被他的美丽诗句吸引,又因为不能买走,便坐下来一句句誊抄。

他在诗句中写:

高高扬起的牧鞭

抽缺了挟在山垭口的忧郁的夕阳

落在无名的清澈湖畔的古老传说在低语着织满了阴影的往事母亲出嫁的红鞋啊泸沽湖的猪槽船因为恋恋不舍,朋友曾又在冬季返回泸沽湖,照片中她站在枯黄的草海中迎着阳光微笑,或在山腰的凉亭上闲坐读书。夜里见到流星坠落,谓之“星光下的睡眠”。

但我记得的泸沽湖,是一条织满了阳光的夏日蓝裙。裙袂的花纹上有着月光、虫鸣、桨声、草海,和用十九岁的脚步走过的路。

——本文选自七堇年作品《尘曲》

4、七堇年:爱与懂

七堇年:爱与懂

文章摘自《灯下尘》

我走的那天,M给我短信,说:“其实我不怕你一走再没音讯。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所以我十有八九会有你的消息的。”

与M认识快十年了,她已经能从我一个突如其来的“在吗”,就能分辨出我是不是心里有事了。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说的那个“懂”吧。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人是你的星星——星星是无论白天夜晚都在照耀你的;可只有当你身陷一片黑暗的时候,你才看得见,才想得起星星。

二十岁那年,在熄灯后的寝室走廊尽头,与大学同学Y讨论起“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爱吗?信任?陪伴?心疼?牵挂,还是……而Y说,是“互相懂”。

她这个结论,当时我不太赞同。因为我相信,理解是千万种误解的巧合,人与人之间应该不太会有真的“懂”,男女之间,更难吧。

后来我们毕业,各散东西,经历一些年轻人都该经历、也都会经历的事。我渐渐发现,Y说的特别对。懂,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最深的情谊。

懂一个人,是真的要花五百顿饭,五百瓶酒,五百个日夜,去一点一点接近的。懂一个人要耗费多少心力,时间,情智,耐性……若不是因爱之深,怎舍得这般耗费。生命无外乎就是心力与时间了,懂一个人是要付出“生命”的。愿意去懂一个人,是多么奢侈的事。

爱不见得懂。但懂,一定经过了爱。爱会消散,陪伴也不见得常在。但懂一个人是恒久的。即使分别,即使再无联系,当你想起世上有另一个人懂你,这种踏踏实实的情分,万分稀有。我一直相信,比爱更恒久的,是情分;比情分更恒久的,是懂。因为懂,是无法忘记的。

讽刺的是,十年过去,当我赞同了这个观点的时候,突然得知Y结婚的消息。当时很意外,没想到这个自由如风的天秤座美人,这个感情信条是“最好的感情是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也没有不在一起”的姑娘,竟然这么早安定了下来。更没想到,很快她就要做妈妈了。

我们互不联系很久了。一个失眠夜里,我突然问她:“你现在还觉得,两个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互相懂吗?你觉得他是最懂你的吗?”

她回:“到了一定年纪,就再提不起兴趣去懂另外一个人了。何况,有时候两个人互相太懂了,就没意思了。”

我噎在那儿,半天也不知道这话怎么接,回了个:“倒也是。”

又到了要走的时候了。我和M又吃了践行饭,还是那么东拉西扯,说些有的没的,分别的时候互道保重。我问M,你和你家那位这么多年了,是什么让你们走下去的。她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过了这个人,我就再也懒得去那么深地了解另外一个人了。

岁月教会我们,对生活中那些不如意的十有八九,报喜不报忧。可是,你始终需要有一个人,陪你登上层楼,摊开心中愁,共赏眼前秋。

5、猜您喜欢: